禁民办园上市是重申公益属性 谈不上限民资

2019-01-11   阅读:58

  中央国务院日前发布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文件,明确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,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。金融监管部门要对民办园并购、融资上市等行为进行规范监管。

  这一消息一经公布,资本市场便迅速做出反应,不管是美国市场中国概念股教育板块,还是港股和A股的学前教育板块全线走低。此前发生过虐童丑闻的红黄蓝,表现更加糟糕,开盘不足3分钟跌幅达到50%,两次触发熔断,最终以跌52.97%收盘,市值腰斩。

  对相关政策作出激烈和过度的反应是资本市场常有的事,本不必太在意。但由此还是引发了一种担心:这一文件是对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的。尤其是近段时间以来,民营经济相关话题屡次引发热议,很多民营企业从业者也经历了跌宕起伏。这一背景下,此事又给有关民营经济的讨论增加了新的话题。

  其实,理清基本概念,就会发现这种担心没有必要。这只是基于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基本定位,规范民办园的发展,而不是民办园发展;根据政策设计,是要通过发展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来提供学前教育的供应量,来提高幼儿园的覆盖率。

  换句话说,此事与民营经济相关性很小,与教育相关性更大。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,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。这是有关民办教育的基本定位,也就是说,民办教育不仅着眼于市场,更要着眼于公益。民办园是民办教育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,自然不能脱离这一定位。

  这次,国家是重申了学前教育为公益事业,并基于此在政策上进行了修订。文件同时重申了鼓励民间资本举办学前教育的政策取向,学前教育公办民办并举,只不过都要“牢牢把握公益普惠基本方向”。

  资本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追求利益,这本是天经地义,但具体到教育领域,资本不能侵害教育的公益性。毕竟中国走过“教育市场化”的弯,在资本进入教育领域,侵害教育公益性问题上,社会已为此承受过代价。我们不能不记打,殷鉴不远,不能还在同一性质的问题再走弯。

  如今,“入园贵”虽然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,但仍是社会普遍抱怨的民生话题。而“入园贵”主要就指进入民办园的收费贵。究其原因,就在于部分民办园举办者脱离“学前教育公益属性”的定位,过度逐利。基于此,中央将一些地方发展普惠性民办园的经验和做法,提升到整个国家政策层面,也是顺势而为。这些民办园,不以营利为目的,设立条件和保育教育质量达到同类公办园水平,受委托和资助提供学前教育服务,并执行同类公办园收费标准。

  所以说,并不能因为重申学前教育的公益属性,就认为国家民间资本举办幼儿园。国家要的是那种脱离公益属性、过分逐利、只为资本负责的民办幼儿园。这一点,只是对之前政策的重申,不必过于,也不必过度解读。

新媒体

“希望之履”公益项目走进新
慈善公益报(本报记者 权敬)可克达拉,一个多民族的边陲小镇,一座伊犁河谷的兵团之城。10月下旬,中华儿慈会携手连连

公益体彩 体彩公益金助力山区
如果,你是资深购彩者,或许,会对彩票底部的那句 感谢您为公益事业贡献**元的话非常熟悉。 一张小小的彩票,看上去

尧渡镇:公益辅助性岗位助脱
本网讯(通讯员张治平)为帮助贫困劳动者就近就地就业,增加贫困户收入,尧渡镇通过开发公益辅助性岗位助力精准扶贫。

52岁梦鸽近照 为人低调常参加
梦鸽原名刘清娣,是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妻子。她8岁时开始登台演出。18岁离家赴求学,同年发行个人首张单曲《我是你梦中